温馨提示:
当前位置:返回首页 > 新疆民俗 > 正文显示
巴音布鲁克牧民草原狩猎
发布时间:2016-3-18    发布作者:新疆旅游美呀网
   狩猎是音布鲁克草原牧民的传统民间风俗,也是当地牧民增加经济收入的一项副业。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,似乎极少有人不会打猎。不管是飞雪弥漫的寒冬,还是风雨萧萧的秋日,一年四季,草原上总有人跃马横枪,在深山,在草地,在密林中追捕猎物,除害保畜。机敏的黄羊,凶猛的雪豹,狡黠的狐狸,任其再能飞善跑的禽兽,一经猎人敏锐的眼睛发现,就难以逃脱猎人的枪口。
    去年夏天,有幸在巴音布鲁克草原领略了一番狩猎的妙趣。那山林的风光,禽兽的刁悍,猎人的智勇,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    伴我出征的,是一位年仅十七岁的蒙古族少年纳代。小伙子齿白唇红,细眉大眼,英姿勃勃。
    他早早地备好了两匹火红的巴龙马,我们背上猎枪,带着雨衣和干粮,骑马走向黑黝黝的山林。
    草原的清晨是那样静谧,静得可以听到露珠的滚动声、酥油草的拔节声,几百米以外就听到了天鹅湖里的百鸟争鸣声:
 “嘎,嘎!”“呷,呷!”“唧唷,唧唷尸“嘟—”风韵不一,各有特色。马儿像懂得我们的心意,转瞬间把我们带到了湖滨。太阳从雪山背后露出笑脸,映得山水瑰红一片。那遍地的五色鲜花,噗噗楞楞地绽开来,一朵比一朵娇艳。一幅真正的自由的“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”的图景,呈现在我的眼前。我们信马穿过沼泽和草地,来到天鹅湖岸边,极目远眺,在风平波静的水面上,散游着众多的水禽。我认得出,那洁白的是天鹅,那褐灰的是麻雁,结对的鸳鸯成群的鸭,还有水鸡和芦鹅……种类不同,习性各异,和睦相处。天鹅在沉思,麻雁在小憩,鸳鸯在叙情,野鸭在辩论,水鸡和芦鹅像是一群戏水的儿童,一个劲在水里扎猛子,一会儿水里藏身,一会儿摇头甩水,呷腹擦羽,不时地嘎呷惊叫,似乎它们担负着义务报警的重任。
    野鸭的惊叫提醒了我,想起自己是来打猎而不是观光来的。我从肩上取下双筒猎枪,打开保险,两眼睃巡猎取对象。一直站在旁边任马吃草的纳代告诉我,牧民是不在天鹅湖打猎的,他们把这湖称为神湖。其实神湖也没有神,只不过有些水禽是受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,怕鸣枪惊动了它们。他说:“你是客人,例外,那就打只水鸭子吧!”
    “既是这样,那就算了吧。”我手慢心痒地收拢了猎枪。
    “不!”纳代说:“我正要看看叔叔的枪法哩,打上只水鸭没关系的。”
    这时,正巧有只麻鸭率领着一群没扎翅膀的小鸭擦着岸边寻觅食物,好像是妈妈正在给孩子们开早饭哩。麻鸭一旦找到吃的,总是呷呷轻唤,小鸭们扑闪着双双没长翎毛的翅膀一拥而上,便你争我夺起来。有时妈妈吃到嘴里的东西也要吐给它们。这时,我手中的猎枪响了。湖中百鸟一阵乱叫,很快便鸦雀无声了。我开始后悔了:“我为什么要用武力干扰这百家
 争鸣?!”一不做二不休,扳机一动又是一枪,一只小鸭像是一只黑色十字架,被钉在水面上不动弹了。这下可急坏了鸭妈妈,它惊掠着水面绕着被击毙的小鸭盘旋,剩余的小鸭开始四散逃命。老鸭忽然醒悟到保护活鸭更为重要,它歪歪乜乜栽倒在我面前的水草里。我误以为它已中弹身亡,跑去拾取,它却腾空飞起了。那些小鸭并不完全理解鸭妈妈的用意,它们不能抓紧妈妈冒生命危险换来的时间,快快躲起来,反而东奔西窜地找妈妈。鸭妈妈直落水面,急叫着教给小鸭们泅水藏身,而后又再次装成负伤的样子,故意栽倒在岸上,为了装得像,还把膀子勾向一旁,一动不动躺着装死。我笑了,“再傻的猎手也不会第二次受骗!”说时迟那时快,我正要扣动扳机,纳代一手推开了我的枪筒。他说:“算了,留着子弹到山里用吧。”
    离开天鹅湖,纳代那年劝的脸上容光焕发,紧闭着一双朱红的嘴唇,从鼻孔里哼着一支小调。忽然,他勒马停步,倾着耳朵听了一阵,小声道:“快下来,黄羊来了尸我仔细倾听,果然有一阵细微的簌簌的响声。我学着他的样,把马绊好,我们躲在一块大石背后等待战机。不多会儿,果然有十几只黄羊一蹦一跳地跑来了。黄羊群跨越一道溪涧,正好进入了我们的射程内。按照草原打猎的规矩,纳代礼貌地请年长的我先开枪,并快速说:“不要打头羊,瞄准第二只。”我连开两枪,竟然一只没中。纳代的枪声紧接着打响了,真是弹无虚发,一连放倒了五、六只。那黄羊也真怪,挨了枪弹也不回头,非要在头羊经过的溪涧往前闯。战斗结束后,我们赶过去看,被击毙的黄羊,不是头部中弹,就是胸部流血,枪枪打在了要害处。我开口夸奖纳代的好枪法,小伙子若无其事地说:“这不算啥,黄羊嘛。不过这畜牲糟践草场厉害,恨不得拿机枪吐吐才痛快。”纳代没让我拾取这些猎获物,他说拿上怪重的,回来再说吧。
更多
主办单位: 新疆金桥国际旅行社美亚部.http://www.xjmeiya.com 地址:新疆乌鲁木齐小西门汇丰写字楼7楼L座 经营许可证号:L-XJ-CJ00009